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脏”女孩的心理净化历程
文档类型:零点心语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1月20日
我是在那次春游的活动中,发现周洁有些异常的。我是周洁的班主任,那次是组织班里的同学一起到湖南的岳阳楼游玩,整个行程一共两天一夜。
入睡前,我到学生的宾馆房间检查,刚到周洁住的那间房门前,就听到了几个女同学的抱怨:“周洁一个人洗那么久还不出来,真是的。”我不禁心里一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不然她为什么不停地洗澡?
周洁从浴室出来后,我留意到她的手臂上有很多搓红的印子。我问她洗好了没有,她却回答说,待会儿还想去洗个澡。为了不让她有抵触情绪,我微笑着对她说:“要不,你到老师的房间里洗吧,你们房间里人多,免得别人等。”周洁一点儿也没看出来我的真实用意,欣然同意了,跟我去了我的房间。
进了房间后,我没有马上让她进浴室,而是和她闲话起了家常。可我看得出来,她很不安,似乎很想进浴室洗澡,还时不时地说自己很脏。为了套出她的心里话,我坐到了她身边,把她搂在了怀里,亲热地对她说:“你很干净呀,为什么老说自己很脏呢?”
在我的鼓励下,周洁终于说出了自己心底里深藏的那个秘密。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事情要从她11岁那年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说起。那天,周洁第一次来月例,因为没有经验,她把床单弄得很脏。工作繁忙的妈妈为此非常生气,责怪她说:“你怎么这么脏呀,这么久难道就没个感觉?!”
周洁本来就是个有点内向的孩子,妈妈的责备让她觉得心里很难过。也就是在那以后,每次她只要一来例假,就会格外小心,生怕弄到床单和裤子上。到了夜里,甚至每隔一个小时就要起身去一次卫生间,看看弄脏没,整个晚上都睡不踏实。
可事情却很难像她希望的处理得那么好,越是担心,越是出漏子,还是会时不时地弄脏床单,每到这个时候,妈妈就总是会说她脏。
有一次,周洁把换下来的卫生巾放在卫生间忘了扔,被爸爸看到了。思想守旧的爸爸非常生气,说周洁这样是触他的霉头,还狠狠地骂了她一顿。
从此以后,只要来了月经,周洁就会觉得自己很脏,就一遍一遍地冲洗自己的身体。在那段时间,就算是洗个手,周洁都会洗上半个小时。说到这里,周洁怯生生地对我说:“老师,我,我昨天来月经了,所以,我今天想把自己洗干净一点。”听到这里,我才明白了周洁为什么把自己关在浴室里洗澡的真正原因了。
我无法想象一个女孩因为父母无意的责备,会给她的心理造成这么大的压力。我学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很明显,她所谓自己身上的“脏”根本就是她自己给自己的一种心理暗示。可是,该如何才能让她明白,其实,她一点儿也不脏呢!
我想,首先应该让她从她的个人世界里走到群体生活中来。我笑着拉着她的手,说:“小洁,你觉得自己身上脏,那你觉得班上的女同学身上也脏吗?”“这……”周洁想了想,回答说:“那倒不觉得。”“是呀!”我赶紧接过她的话,“你看,班上的女同学现在基本上都来了月经了,为什么她们就不脏呢?!其实呀,你和她们一样,都是干净的小姑娘。”
接着,我对她简单地讲了一下女孩来月经的生理知识:“其实啊,我们女孩子每个月的例假,所流出来的血液,就像是他们男孩子的手指被割破流出的血一样,都是从血管里流出的新鲜健康的血液,不存在脏与不脏的说法。而且,每个月适当地流出一些血,还会刺激人体生理上的造血功能造成新的血液,所以说,女孩比男孩还‘干净’呢!要不,女人都比男人寿命长……”最后,我开了个小玩笑,逗得周洁也笑了。
送周洁回房后,我躲在门口仔细地听了听,这次周洁没有再要求进浴室洗澡了,相反的,她已经和同学们闹成了一团。那天晚上,我也睡了个甜美的好觉!
原 刊:《中外妇儿健康》
作 者:青 青

 
前篇文章:我终于走出了情绪的低谷
后篇文章:围绝经期女性,找一片“心理绿阴”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