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女性气质的陷阱
文档类型:心理误区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5月12日
女性形象的男性化曾是中国革命艺术中的一个普遍现象,“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的口号带来的是粗壮雄健、慷慨激昂的革命女性。这种充满男子气概的女性形象带有明显的政治倾向,无论男女,艺术家在创作时不得越雷池一步,因而在上世纪80年代以来备受批判,批评家贾方舟指出,“这种无差别的‘男女平等’理论,遮蔽了女性对自身的特质与潜能的发挥。”今天,这种“遮蔽”早已消散无踪,绘画、雕塑中的女性形象越来越美丽婉约乃至妖娆感性,女艺术家们也越来越蓬勃踊跃,女性艺术成为当代艺术中一道十分亮丽的风景。 
两种认知
批评家廖雯把中国当代女性艺术的特征以“女性方式”一言以蔽之,因为女艺术家们大多喜欢表现自己的私人体验,从而产生一种“不同于以男性为主导的公共化方式的现象”。贾方舟同样认为,当代中国的女性艺术“更具个人化特色和私密化倾向”,“对男人的世界缺少兴趣”。在高度评价这一现象之余,他们对当代女性艺术的前景亦持相当乐观的态度。
但另一位批评家徐虹则发出另一种声音。
在迄今为止中国最具女性主义色彩的批评文章《走出深渊——给女艺术家和女批评家的信》里,徐虹对中国现代男性化的艺术机制提出极为严厉的批判,认为这种机制使女性艺术家“面临着一种危险的境地——要么消除自我,依据他们所定的艺术规则,用男人来代替女人,维持这个世界只有男人一种声音的标准。”而当她们用自己的声音说话时,却又常常被轻蔑地指责为“‘个人色彩太浓’(他们可能依据的是男性语言)、‘女画家不关心大文化不关心社会,只关心她们个人身边的琐碎小事和个人情感’(男性控制的社会,本来就只准女人如此)”。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女性气质与男性气质
当代中国女性艺术欣欣向荣还是在深渊中如履薄冰,这种判断上的差异源自于两个不同层面的视角。当代女性艺术家终于摆脱男性化的束缚,获得表现个人情感和私人体验的空间,这自然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但重视和强调个人体验和私人生活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艺术的趋势之一,对细碎生活和私人感受的关注并不是女性的专利,声称艺术就是表现自我和只关心身边事物的男艺术家绝不在少数。区别仅仅在于,就个人体验而言,男性艺术家可以表达也可以不表达,而女性艺术家却似乎只有这一条路可走,按照徐虹的说法,是“只准女人如此”。
这条单行道是社会和文化建构的产物。当代中国女性艺术所具有的“特征”,无不吻合所谓的“女性气质”(femininity),如感性、直觉、敏感、温柔、内敛;而与之对立的男性气质特征,如理性、决断、进取、坚强、勇敢、抽象思考以及控制感情的能力,却很少出现在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中。
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组成一种相当稳定的二元结构,而且显然有利于男性,因为社会分配给男性气质的特征总具有较高的价值,相反,女性气质的特点则具备较低。
的价值,正如我们总是褒扬理性而轻视感性。两性气质的建构使男性和女性都被本质化了,男人就要像个男人而女人就该像个女人。
例如,当某男子被指认为“不像个男人”,那是说他不具备男性气质;同样的,如果问某女士“你到底是不是一个女人”,也是在指责这位女士缺少女性气质。在当代中国的文化语境中,这类指责都带有明显的贬义色彩。主流文化价值观倾向于认为,男性和女性应该各安其位,虽然这个“位”在不同时期略有不同。革命时代女性被要求向“男性化”靠拢,而当代女性艺术的“女性化”倾向则有把女性推入“女性气质”牢笼的危险。
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的对立,在某种程度上也表征为理性与非理性、私密性与公共性的对立。如果把这一认知转换到艺术上,就是男人的艺术要理性,而女人的艺术应该非理性。在某种意义上,赞美女性艺术具有非理性的特点,犹如赞美一个女人“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把私人性和非理性作为女性艺术特征的提出,本意是要在女性艺术和男性艺术之间拉开差距,赋予女性艺术一种不同于男性艺术的价值。但在寻找女性艺术不同于男性艺术的标准和界限时,中国当代女艺术家们所求助的,却又是传统社会对男性与女性之间社会差异的规定。这就难免陷入一个相当诡异的局面:越是强调女性的私密性,就越是强化了公共性的优越地位;越是具有女性气质,就越符合男性对女性的规范。著名批评家邹跃进就曾委婉地表达了他的忧虑:“也许正是这样一种生命体验的独特表达,局限了女性艺术在社会学、文化学中的意义和价值。”
艺术批评进一步推动了这一倾向,批评家们总是认为女艺术家的作品就必定展现了某些女性特质。这就在女性的生理事实和艺术作品之间,先验地架设起一条名为女性气质的桥梁。很多时候,批评家在使用“独特的女性视角”、女性“特有的直觉”和“情感体验”等词语时,不一定真的能和作品相契合。显然,某种过于简单化的性别视角影响了批评家的解读方式。在这种艺术解读方式看来,女性的性别身份决定了艺术内涵,女性的生理特征成为艺术价值的最终根源。然而,福柯早就说过,人是被知识和权利建构起来的;深受福柯影响的女性主义者苏珊·波尔多也指出,身体不是文化的起源,恰恰相反,女性的身体是被文化塑造起来的。
颠覆女性气质
或许,当代中国女性艺术所缺乏的,不是认同传统社会和男性文化对女性气质的不公正规范,而是那些能够消解、打破、乃至颠覆女性气质的艺术作品。后现代女性主义认为,每个男性个体和女性个体都应该千差万别,追求自身的特性而不是男性主义的女性气质,才是更可取的做法。虽然这种性别认知还停留在理论阶段,未能真正风行于现实社会,但在艺术领域中,仍有许多女性艺术家已经在贯彻这一理想,参与到解构传统女性气质的实践中。
例如,琳达·宾格勒斯1974年用自己的一张照片为《艺术论坛》制作的海报,裸体的女艺术家高傲地一手叉腰,一手摆弄仿制的男性阳具品,在嘲讽西方父权制的象征物的同时,彻底瓦解了传统的女性气质。袁耀敏则采用了相反的策略,十年如一日地进行秦俑女性化工程,当我们在《热兵器时代》系列中面对男性的女英雄劳拉和女性的男战士兵马俑时,两性性征的二元结构被一遍又一遍地颠覆着。只有确切击中男性统治要害的艺术才是女性主义艺术,而缠绵于女性气质的女性艺术,其实质依然是男性的。
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在当下能够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部分肇因在于西方女性主义思想的传入。但女性艺术并不等同于女性主义艺术,在当代中国的批评术语里,任何女艺术家的艺术创作都可以归入女性艺术的范畴,而其中能称得上女性主义艺术的,其实寥寥。在革命已成往事的当下,或许真实的情况并不令人欣慰,越是具有女性气质的作品,往往越能博得男性的青睐。对女性艺术家而言,女性气质也许永远是一个甜蜜的陷阱。
原 刊:
作 者:吴雪杉

 
前篇文章:你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上床的8种前兆
后篇文章:恋爱测试:男人喜欢会喜欢哪种气质的美女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