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我是“嗨”女人
文档类型:心情故事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6月13日
吴艳是个漂亮乖巧的女孩,更重要的,她争强好胜,从小到大都是班上的尖子生,大学里也年年拿奖学金。毕业后,她顺利地在一家大报做了一名令人羡慕的版面主持,找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很快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家庭。 
但婚后几年,吴艳却一直过得不愉快。丈夫跟恋爱时那个温柔体贴、有情有趣的男人相去甚远,相反,他还常常阴沉着脸,像她欠他什么似的,难怪有人说,婚姻让男人从奴隶到将军;自己在事业上也没什么起色,做了几年的版面主持还只是个副主任,她的同学好多已做老总了,至少也是个部门领导;孩子呢,自己一门心思培养的孩子,也是学这不成,学那没兴趣,都5岁了还只喜欢玩泥巴……所有这些积在一起,让她感觉生活毫无希望。想起当年优秀的自己,吴艳无限伤感,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错。 
结婚7周年的这天,吴艳想给自己的生活制造一点乐趣。她一大早有意问丈夫:“今天几号啊?”丈夫打着呵欠翻了翻手机告诉她:“8号。”她特别强调了一下:“呵,1月8号,挺好的日子啊,肯定有很多办喜事的!”可丈夫只顾着找衣服,嘴里嘀咕着:“我那条深蓝色领带哪去了?”压根就没听她在说什么!吴艳强压住怒火,今天是结婚纪念日,她不能破坏气氛。丈夫出门时,吴艳仍然不死心,大声说:“今天早点回来啊,记得带瓶红酒!”丈夫“嗯”了一声匆匆离去。 
那天,吴艳特地将儿子托付给了母亲,并跟单位请了假,从上午就开始准备晚餐。她强迫自己以快乐的心情去准备这顿饭。人们不是说快乐是一种心境吗?她要用这顿饭为契机,改变心境,让自己快乐起来。到了下午6点,她精心烹饪的一桌菜已端上餐桌。为了制造浪漫的气氛,她特意放了一盘CD,挺优雅的曲子。做完这一切,她开始坐在桌旁等丈夫和他的红酒了。她想像着丈夫进门看到这一切时的反应,一定是惊讶、喜悦、感动,可能还有感激,然后会给她一个热烈的拥抱、深情的长吻,就像恋爱时那样。 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可是,这时,她接到丈夫的电话,说要赶个发言稿,晚一点回来,让她自己先吃饭。丈夫是市长秘书,在人们眼里,他前途无量,她也将会夫贵妻荣。可几年过去了,他还是个小秘书,虽然天天跟市长在一起,但除了得到几句材料写得不错的表扬外,并没别的想头。吴艳的好心情已经被丈夫的电话打破了,但她还是不放弃希望,继续坐在桌旁等丈夫回家共进晚餐。直到晚上11点,她迷迷糊糊趴在桌上进入梦乡时,听到丈夫开门的声音。她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看丈夫的手上有没有提红酒,然而,丈夫两手空空。她彻底失望了,腾地站起来,随手推翻了一个菜碗。随着“砰”的一声脆响,丈夫目瞪口呆!那晚,丈夫阴沉着脸睡到了客房,而她,哭了一夜。她对婚姻彻底失望了,甚至想到离婚…… 
糟糕的心情不自觉地被带到了工作中,那天她竟然将一个很简单的标题做错了,被分管老总批评了两句,眼泪当时就掉了下来,搞得老总不知所措。办公室一个女孩连忙过来将她拉到休息室,不以为然地说:“吴姐,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吧,不就是被说了两句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看你是没挨过批评没习惯!” 
也许女孩说得对,自己工作这些年来虽然没什么长进,可也从来没有犯过这样低级的错误,更没有当众被领导批评过。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被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人教训,这让她很没面子,也很委屈。她一气之下,提着包就走,连假也懒得请。她想逃,逃到一个没有烦恼的地方去。 
可这样的地方到哪里去找呢?家是不想回的,娘家也不想去,不说别的,看到父母对儿子那样没原则地纵容她就堵心。儿子一次到乡下爱上了玩泥巴,他们居然托人从乡下带来一大袋子泥巴,所以儿子一听说到外婆家就高兴得不得了,那里有泥巴玩,不用学电子琴、练书法……除了这两处,她似乎没别的地方可去。同学大都比她混得好,这些年她很少和他们联系。站在十字路口她仔细想了想,想起了一个跟她一样混得不怎么样的同学吉丽就住在附近。吉丽是个中学教师,嫁的也是个教师,没名没利的,只有在吉丽面前她才不觉得窝囊。她决定去找吉丽诉苦。吉丽见到她很高兴,兴奋地说:“我们好久没在一起聚了,要不找几个同学一起疯一疯吧。”不等她表态,吉丽就在手机里翻号码。不一会儿工夫,吉丽就组织了一帮同学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同学相见,分外亲热,一起举杯换盏,好不热闹。饭后,有人提议去唱歌,大家顿时一窝蜂地来到了一家嗨吧。 
吴艳也跟同事们去过娱乐场所,但仅仅是当看客。同事们喜欢唱歌,但她老觉得自己的歌唱得不好,从来没有开过口。这次和往常一样,吴艳还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喝茶。有人过来拉她,她以不会唱不会跳为由继续做“坐镇将军”。吉丽是个直性子,说不允许有观众,非拉她起来不可,边拉边说:“这里是自娱自乐的场所,又不是舞台,不需要追求完美,自己开心就行!”说完就自作主张替她点了一首老歌,把话筒塞给了她。没办法,吴艳只好硬着头皮唱了起来。开始她有些紧张,连声音都在发颤,想着大家都在听她唱歌,自己这歌喉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但环视四周,大家都在翩翩起舞,很投入的样子,似乎没人在注意她唱歌,她这才放开嗓子唱了起来,竟慢慢找到了感觉,越唱越好。到第三首歌时,连她自己都陶醉了。过了一会儿,有人去点了嗨曲,大家顿时蹦蹦跳跳摇头晃脑起来。以往,吴艳觉得“嗨”是少男少女们玩的青春游戏,没想到都是三十多岁的同学们也能这么尽兴。吴艳犹豫了一下,主动加入了“嗨”的行列。五彩的霓虹灯肆意晃动,强劲的音乐和着歌手沙哑的吼叫强烈冲击着耳膜,十几个男男女女勾肩搭背竟玩起了孩子们的拖火车游戏。吴艳也在拖火车之列疯狂地舒展身姿、开心地大笑,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 
曲终人散时,吉丽跟吴艳一起走,问吴艳是不是有事找她。吴艳想了想,说:“本来是想向你诉苦的,工作上的、生活中的,但现在很快乐,不想说了。”吉丽说:“不说也罢,我看你是太过追求完美了,从上学时就争强好胜,什么都想最好,所以才会烦恼……”吉丽的话让吴艳回到刚才唱歌跳舞的场景中,她顿时似有所悟。是啊,生活不是舞台,不必追求完美。可自己太过理想化,总在用尽善尽美的心去要求自己、要求丈夫、要求儿子,甚至要求身边的所有人,一旦现实与理想不能相符就会愤愤不平、耿耿于怀,难怪自己会不开心啊! 
从嗨吧回家,吴艳感到一身轻松。丈夫在书房睡着了,她悄悄走进去,给他牵了牵被子,然后坐在床边凝视着他。她突然发现丈夫眼角有了皱纹。他跟她同岁,才三十出头啊,怎么就开始衰老了呢?她想起曾经看过一篇写领导秘书的文章,说领导秘书有“五累”:手累、眼累、脚累、嘴累、心累,当时她还笑问丈夫是不是这样。她记得丈夫是这样回答的:“你老公是谁啊,稍稍用点智慧就能把领导玩转,怎么能拿去跟那些三流秘书比?”可事实是,一有大的活动,丈夫就经常失眠,看来他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只是不愿意将这些暴露给老婆,不想给家人带来压力啊。而自己不仅不领情,还用心中的标准去要求他,抱怨他在事业上没出息,生活中越来越粗糙。其实是自己心目中的丈夫形象太过完美,所以才会盯住遗憾,才会忽略了一些细微的爱。比如无论她怎么吼叫,丈夫最多只是不理她,从来不顶嘴;无论多忙,丈夫都要向她报告行踪,从不让她担心;对她父母的孝顺,丈夫更是没得说,每隔一段时间要抽空过去看看,带些父母舍不得买的昂贵补品……她发觉,只要不去苛刻地要求他,他其实是个不错的男人,生活中是这样的,事业上也如此。她就常常听到别人夸奖他的文笔好,脑子活,工作扎实,至于提不提拔,那是领导用人的问题,怎么能作为衡量一个人有没有能力的惟一标准呢?况且,也许时机还未成熟,她相信,只要是块钢,迟早要被用到刀刃上的。这样想着,吴艳由衷地感到丈夫真的很优秀,他还是婚前那个意气风发、有情有义的男人。于是又想到了儿子,既然儿子喜欢玩泥巴,就让他玩个够吧,说不定还能玩出个雕塑家来呢。
自从降低了对完美的要求,改变了生活态度,吴艳感觉世界真的很美好,她对人对事也变得特别宽容。那天,她无意中听到办公室两个女孩在议论报社要提拔两个主任,名单里没有她。女孩发现她听到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吴艳坦然一笑,说:“我知道自己缺乏管理能力,不被提拔也是正常的,但我有业务能力啊,做不了管理人才做个业务尖子也是一样的!”“是啊是啊!”女孩如释重负道,“其实吴姐早已是报社的名编了,每年的编辑奖都非你莫属,你是我们心中的偶像啊!”虽然女孩说得有些夸张,但吴艳对自己还是满意的。 
如今的吴艳天天乐呵呵的,甚至走在大街上都想对着天空大喊:“嗨,我真的很快乐!” 
摘自《恋爱婚姻家庭·青春》
原 刊:
作 者:豆 豆

 
前篇文章:墙倒众人推时该怎么办?
后篇文章:怎样与更年期的同事相处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