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温情菜泡饭
文档类型:心情故事   文档整理时间:2007年7月5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竞对米粥产生了一股厌恶之情。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只是一看到那米粥就毫无胃口,甚至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而对于这一点母亲却一无所知。在母亲的眼里,我一向是比较喜欢吃米粥的,有时一口气能吃下两大碗。
母亲总是在每天早上给我熬好米粥,让我吃了以后再去上班。我不知道母亲是怎么算计我起床和上班的时间的。反正早上起来后吃好母亲给我备好的早餐刚好是我去上班的时间。但我却可以想象熬一锅米粥的辛苦。我知道母亲每天早上肯定早早起来,默默地守在她已操劳了几十年的厨房里,就只为她的儿子能在每天上班前喝上一碗热乎乎的早餐。
早上起来,桌上依旧凉着一碗米粥,冒着一丝淡淡的热气,那些米汤浮在上面和和地泛着乳白色的光,米粥的温度也恰到好处,不冷不热,刚好可以下口。那米粥经过一个早上的煎熬散发着阵阵的沁香,但我对这诱人的米粥却提不起半点胃口,尽管我知道它是费了母亲一个早上才熬成的,里面也熬进了一个母亲对儿子谆谆的爱意和真切的关切。但我对这米粥却是毫无胃口,我只好歉疚地对母亲说:“我今天不想吃米粥了,我上街吃吧。”
母亲一怔:“街上的食品不卫生,还是在家吃了这米粥好。”
“不吃了,我在办公室里还备有饼干和方便面呢。”我执意地回绝了母亲,骑上自行车就扬长而去,但我分明感觉到了在我离开家时母亲眼中的那一丝淡淡的失望。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以后几天.每天早上起来桌上仍然凉着一碗米粥,还是那么的芳香怡人。尽管我也没再吃过米粥,但母亲再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看着我推车出门,然后再把那碗米粥收拾好。
一天因上午要参加考试,我起了个大早来准备复习,正碰巧母亲也起来了,要去给我熬米粥。想到前些天在饭店吃菜泡饭的可口劲,我脱口对母亲说:“不要再熬米粥了,等一下我自己烧碗菜泡饭就行。”
母亲惊讶地看着我,脸上突然现出一份惊喜,急忙说:“那我给你去做。”说着就匆匆地走进了厨房。
等我复习好资料去吃早饭的时候,母亲早把菜泡饭放在桌上,同以往的米粥一样,这菜泡饭也正好是不冷不热,刚好可吃。而母亲也算得上是一个厨房好手,在菜泡饭里加了昨天晚上吃剩的鸡汤和肉末,这菜泡饭也就显得更加的香甜口吃。
我端着饭碗吃着菜泡饭,母亲就坐旁边静静地看着我吃,看着我吃菜泡饭那副猴急相,见我捧着碗把一大碗菜泡饭吃了个底朝天,母亲竟也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
以后每天我早上起来,桌上米粥就换成了一碗菜泡饭。但母亲却极少与我一起吃早饭,基本上都是等后吃好上班后她才开始吃的。一天,因为母亲早上有事要出去,母亲就和我一起吃起那菜泡饭来。我忽然发现母亲吃饭是总是紧皱着眉,一副难以下咽的样子。我这才想起母亲的肠胃长期不好,医生曾叮嘱她早上最好吃一点稀米粥,而这硬硬的菜泡饭确实有点不适合她的肠胃。
那天,我不知是如何咽下那碗菜泡饭的。那心酸的感觉一阵阵地我肚里翻腾着,和着那可口的菜泡饭不断地刺激着我的胃,产生一阵阵痉挛。我尽量忍着眼泪,不让它呈现在母亲的眼前,我不想让母亲知道我心中的感受。
吃完早饭,我强装着笑脸对母亲说:“明天给我弄米粥吧,我吃腻了菜泡饭。”
母亲又是一脸的惊奇:“那好吧,明天我给你熬粥吃,你什么时候想吃菜泡饭时就再与我说。”
上班途中,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份悸动的情感.眼泪夺眶而出,为自己的那份不谙事的愧疚,也为母亲那份博大的爱子情怀。
原 刊:涉世之初
作 者:罗莉丽

 
前篇文章:爱情三十六计
后篇文章:办公室同事:玩的就是亲密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