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因为知味,所以爱恋
文档类型:心情故事   文档整理时间:2010年2月22日
一 
发现有人跟踪时,我刚刚从电信小区搬出来,因为郑寒秋对我说,唯唯,和你的小小一起走吧,这里不适合你们居住,各色人等都有,别再遇到坏人,让我担心。 
跟踪我的人,并不高明,却自认为做得很得意,好几次,小小都警觉地回过头去,嗅着空气中隐约一点的可疑分子,然后对着那个方向狂吠。 
我却不以为意,又是一场倾慕者的游戏吧,我自恃美貌,少不了这样的追随。于是,拉拉小小的皮带,轻嗔它,走了走了,别乱叫。我也自知,有许多人会全身而退,我虽非心如蛇蝎,但到底身份不明,与一个中年男子暧昧交往。 
可这个跟踪者,却颇有点嚣张的气势,好几次,我甚至都能感觉到他在我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不疾不缓地走,把我当成了新鲜透明的空气。于是那次,在楼的转角,我藏在那里等他过来,突然喊,哎,你站住。 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他吓了一跳,慢慢转过身来。我一手牵着小小,对他努嘴,你,做什么的? 
是还没褪去青春的脸,尴尬地搓手,哦,这样,嗯,是这样的。 
于是,在我的凌厉追问以及报警相胁之下,五分钟之后,他全部交代,他供职于一家没有办许可证的私人侦探所,有人花钱雇他跟踪我,每天都要向老板汇报我的去向。 
人真的是要与电影里的情节巧遇,总以为那些打打杀杀,那些阴谋阳谋是编剧的夸张,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了我的身上。 
好在,他又在我的威胁下,与我达成协议,保证我的自由,他也装作跟踪我,好交差。看来形式主义无处不在。 
第一次听他报名字时,我几乎笑翻。那时我们合作了十天,他没有发现我的任何蛛丝马迹,我突然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低声告诉我,晓晓。 
我却放声大笑,指着紧张地竖起耳朵的小小,那你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然后,我也学着他,低声说,小小。 
他涨红了脸,愤恨地说,你别侮辱我! 
二 
当他弄明白我的狗确实是叫白小小的时候,才释然地说,哦,我是拂晓的晓。然后指了指正在吃狗粮的小小,和小家伙的小没办法相提并论。 
那时他已经能堂皇地跟我吃一顿午餐。他会做海鲜,从水产市场淘过来花蛤,或是蛏子,还有我叫不上来名字的那些东西,简单的调料经他的手之后,竟然变得无比鲜美。我才知道,他来自青岛,我戏说那是鱼米之乡,他皱着眉却不知如何申辩。 
他也小心地问起我的职业,问为什么会有人雇他跟踪我。 
我怎么能告诉他我与郑寒秋的事情?我拿起一只小海蟹,用力地剥它的外壳,然后虚弱地告诉他,我在网上开了一家小店卖东西,但是我的哥哥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所以才派人来跟踪我。 
他居然全相信。有时,他盘腿坐在屋角的茶椅那里给我讲他的以往,大专毕业,做了那么多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最后在这里暂时安身。他有一个女朋友,当初也类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最后还是一句轻飘飘的我们没有未来,就将他晾在了这个城市里远走高飞。 
他说得有些恨,猛地吸一口海瓜子。小小便冲他大叫,这么多天,小小还是不习惯他一身黑衣如夜行绣楼的采花贼一样出现在我的身边。 
那天,我喝醉了。我要郑寒秋陪我回家,他却在我的拉拉扯扯中,板起脸上车扬长而去。私人聚会,都是他朋友,用善意的暧昧看着我们,他的拂袖而去,带了百分百的作秀。 
我坐在街边,打晓晓电话,十五分钟后,一出租车在我面前停下来,晓晓把我扶上了车。我不记得在车上我说了什么,只记得一觉醒来,他很严肃地坐在我面前。我迅速地在自己身上摸了一遍,没发现衣服被解开的痕迹,这才对他妩媚一笑,对不起,昨天喝高了。 
他没说话,问我,你昨天说的,可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我对他说,我近期要构思一部小说,可能太累了,是不是昨天我对你讲什么故事了? 
他笑了,脸上是小葱白一样的笑容,我伸出手去,捏了捏,他一把拉住我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脸上。 
时光仿佛过去了很久,我期待他紧张地吻下来,可是没有,他呆了一会儿,又把手放开了,我尽量掩住自己的失落,悄悄起身。他的眼神那样纯净,我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了。感觉自己,如深山久坐的妖精,突然看到白马驮着唐哥哥疾行而至。 
是不是,爱情就要开始了?好在,他还不知道郑寒秋跟踪我的本意。 
三 
郑寒秋出事了。 
那天一大早,门便被人砸响,打开门,是两个警察。问我,你是陈唯? 
我点点头。他们便拿出证件,对不起,我们要搜查这间房子,它的主人是不是郑寒秋?我又是僵硬地点点头,然后任由他们进屋翻东倒西。我木然地打郑寒秋的电话,关机。一个警察冷冷地说,别打了,他涉嫌一件毒品案,正审。 
我只知道他做生意,他做很大的生意,钱来得滚滚如潮,但却不知道会这样。 
我跟警察上车的名义是配合接受调查,之前我给晓晓打了一个电话。铃声响了很久他才接过来,含糊不清地说,昨天晚睡,今天中午我给你做海鲜去。我静静地说,不用了,我出差几天,这样,你帮忙照顾一下我的小小。 
询问无果,警察让我往笔录上签名按手印,然后用很怜悯又厌恶的眼神告诉我,我可以离开了。我一直否认我被包养,郑寒秋是迷人的,是感性的,可事实却又是那样让人难以接受,我确实是被包养。 
最糟糕的是,晓晓也知道了。其实想不知道也难,那几日,带走了我之后,又有警察进进出出,难免有人会问他,然后把实情告诉他。 
他站在街边,一脸受伤的表情。这几天,小小已然和他混得熟稔,看到我拼命朝我奔来,然后又冲他奔去,试图拉短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清晰地看到,当小小重新回到他身边时,他狠狠地踢了小小一脚。那一脚,仿佛踢在我的心上,我看着小小远远躲开他,却是迷茫的眼神,我想,这件事,不用我解释什么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此刻抱起我的狗,离开。 
他没有喊我,我听到他噌噌跑远的声音,比我还迅速。 
我又开始重复以前的时光。好在专业并没丢下,可是活却没有以前好找,因为总觉得自己找到了幸福,难免会断了以前的客户,那些翻译公司的人,宁愿去找刚刚毕业的学生,图一个新鲜而低廉的价格,也不愿意找我这样的熟练翻译。 
很快,我过起了白水煮面的生活,小小的狗粮,也缩减了一半。 
年底,我接了一笔单,翻译费死低,可是我需要。窝在家里半个月,满脑子都是德文那生涩拗口的专业单词,如同没有煮烂的白水面一般无味,但很庆幸的是,我按时交工,并没有拖欠一点。 
那个老板,接过来我递去的文稿,赞赏性地看了一眼,然后说,不错。之后,借机坐在我身边,盯着我的眼神有点像郑寒秋第一次看我,他说,不如这样,你做我的私人秘书,每个月额外给你三千元。 
言下之意,显而易见。我厌恶地看他一眼,冷冷地说,我老公是毒贩,被判刑了,你愿意出钱救他吗? 
然后,马上看到他像避开一条蛇一样避开了我。冲出他的公司,我感觉自己有些眼泪,却哭不出来,我强打起精神去买狗粮,突然就想起了晓晓,那青葱一样的笑容,然后我,终于哭出声来,感觉,像是遗失了最重要的东西。 
四 
生活终于安定,也在一家翻译公司找了工作,没人知道我的过去,我形态婀娜地站在一群小白领之中,像领军人物一样自豪。于是渐渐有人开始拉我去相亲,说我漂亮得一塌糊涂,不让那些钻石王老五发现太遗憾,我也虚与委蛇,借口吃一顿大餐。 
可那些人,却都不合我的胃口,这让我品菜的心情也打了折扣。我才相信,那段时光是不可复制的,那个时间里出现的人,也是不可复制的。有些人冲进你心里,就坚决地要在那里盘踞一辈子的,比如,晓晓。 
那天的饭局一开始我就觉得很无聊,地点高雅,参加人物却粗俗,暴发户,手上戴了黄澄澄的东西,说话时恨不得手指给别人看。与我讲文学,讲从评书上套来的李师师与燕青,看着我摇头晃脑,你是李师师再世啊。 
我抬头反问他,是不是觉得我有做鸡的潜质。 
他愣住,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然后岔开话题,指着桌面上的菜品,请请,请。 
我勉强尝了一口,猛地拍桌子,对着服务员说,去,把你们这道菜的厨师请来! 
暴发户以为我找到了发泄的对象,忙不迭地跟着怒吼,去,把他给我找来!什么饭店,还敢号称海鲜一品阁?! 
好了,生活的光亮,终于重新照到了我。 
晓晓出现时,时间静默了三秒,我站起身,强忍着眼泪没掉下来,他呆在门前,不敢往里走一步。暴发户看出了端倪,不敢再胡乱评说,坐在那里慢慢喝水掩藏起尴尬。拉我相亲的同事问我,你,认识? 
我走过去,仿佛走过千山万水,晓晓,我找到你了。 
他闭上眼睛,我看到他的眼泪滚落的样子。 
无论多好的衣服,多好的包,甚至多好的化妆品,都不如你带给我的滋味,那些暖了胃的日子,一直在我心里。 
我这样想却没说出来,我怕酸,我抱住他的身体,却听他轻轻说,你换了房子,换了手机,就是想让我找不到你吗? 
嗯,时间就是这样,不会在相爱之间划出鸿沟,那天各一方的银河传说只是传说,那河两边的牛郎和织女,千百年来,也早就造出一条可以来回溯游的船儿,因为他们爱。 
原 刊:《人生与伴侣》 2010年第2期
作 者:志英

 
前篇文章:你的孩子心理健康吗?
后篇文章:容易发生的私密外泄事件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