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女人,明媚着这个世界
文档类型:两性心理   文档整理时间:2010年2月24日
什么样的女人才是美丽的女人?我常常思考这个问题。
《红楼梦》里说,男人的骨头是泥做的,女人的骨头是水做的。这是说女人性情似水,极尽柔情。
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朱自清先生在他的《女人》里用白水的话说,他喜欢“艺术的女人”。“艺术的女人便是有着美好的颜色和轮廓和动作的女人,便是她的容貌,身材,姿态,使我们看了感到‘自己圆满’的女人。我以为艺术的女人第一是有她的温柔的空气;使人如听箫管的悠扬,如嗅着玫瑰花的芬芳,如躺着在天鹅绒的厚毯上。她是如水的密,如烟的轻,笼罩着我们;她的一举步,一伸腰,一掠鬓,一转眼,一低头,乃至衣袂的微扬,裙幅的轻舞,都如蜜的流,风的微漾……”这是朱自清先生欣赏、赞叹、喜欢的女人。
对于女人的美,贾平凹先生自有他独到的看法。他在谈到女人之美时说:女性的美是多方面的,各式各样的。世上最美的风景不在名山大川,也不是风花雪夜,而是人,尤其是女人,女子才是世上人间的大美。男人有许多丑恶,其中之一是喜新厌旧,如果以一个男人的目光去看,他没得到的都是美的。许多男人注重女人之美都有自己的眼光,如先看脸、头发,还是脚、手、腰等。当然,空谈归空谈,一个男人只能面对了一个具体的女人,才能真正注重她的什么。我更喜欢气质,气质是什么?是一种意会而不能用语言准确说出来的东西,是从心灵透射出来的,是不言的。
女人的漂亮不会永驻,女人的态却常伴终生。态:气质或风度。清人李渔如是说:女人有态,三分之色可增至七分;女人无态,七分之色则减至三分。态如火之焰、灯之光、珠之宝气。
在长达五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中,女人以各种各样的美,明媚着这个世界。一部盈溢着仁爱精神的《孟子》,其渊源来自没有留下名字的孟母的博大仁爱。孟母“择邻三迁”、“断机教子”的故事,比一部《孟子》更为深如人心,她将母性的爱,演绎成一部家喻户晓,世代相传的人间大书,以普通妇女的含辛茹苦、坚忍不拔,培育出了孟子这位世界级大师。孟母是伟大的,慈爱的,同时她的人生也是美丽的、灿烂的!
还有为汉藏亲善而远嫁西域的文成公主。从公元641年至643年,由任城--西安--拉萨,两年的时间才走完她的艰险的成婚之路,那是一条不归路!从繁华的大唐,来到寒冷荒凉吐蕃,“当举手道别一步三回头的父亲,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小溪般地夺眶而出,只有满月似的脸庞上还透着坚强与安详。她那成熟丰饶的的情怀明镜似的知道:这就是永诀,又是开始;是埋葬,更是新生。”
从此以后,她只身面对一片洪荒寒冷的莽原,面对一个语言不通,举目无亲,又桀骜不驯的民族。更为不幸的是,当她刚刚三十出头的时候,挚爱他的丈夫松赞干布舍她西去,“又没有一个同胞亲人在身边劝慰,该是怎样的力量才能渡过未来的时日?”而她却坚强的活下去了,直到680年10月丙午,才怀着对吐蕃,对吐蕃人民的留恋,怀着对大唐无比的眷恋之情,离开了这个世界。一千三百多年过去了,藏族人民至今仍把她当作保护神一样,与松赞干布一起供奉在各个寺庙里。而她从大唐带去的经书,依然在布达拉宫藏着,释迦牟尼象还在大昭寺供着;大唐的种子,还在吐蕃的土地上,一季又一季的播种着,收获着。
我又想起民国十五年三月十八日被段祺瑞执政府杀害的刘和珍君和杨德群君。当时的日文《北京周报》有一篇明观生的文章《可怕的刹那》,附记中这样记载:
“凡有示威运动等,女学生大抵在前,其行动很是大机敏大胆,非男生所能及。这一天女学生们也很出力。在我的前面有一个女学生,中了枪弹,她用了那毛线的长围巾扪住了流出来的血潮,一点都不张皇……”
该报社长藤原君在社论中说:“最佩服的是女学生的勇敢。在那个可怕的悲剧中学生们死的死了,伤的伤了,在男子尚且不能支持的时候,她们却始终没有失了从容的态度。”
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中写道:“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刘和珍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骨为证;沉勇而友爱的杨德群君也死掉了,有她的尸骨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张静淑君还在医院里呻吟。当三个女子从容的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啊!”
其实,女人的美丽岂止这些!女人的美丽还在于她们的平凡和普通,在于她们给与我们生育了孙男嫡女,在于延续了这个温情又繁芜的世界。张爱玲女士如是说:“女人是最普通的、基本的,代表四季循环,土地,生老病死,饮食繁殖。女人把人类飞越太空的灵魂拴在踏实的根桩上。”
这才是女人真实的美丽所在。其实,女人的美丽光辉,不是一直在灿烂明媚着每个家庭,这个社会,和博大的人间世界吗?!
原 刊:
作 者:李学民

 
前篇文章:假孕,原是心理作怪
后篇文章:儿子“爱上”了美女家教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 >>>
◎近期点击排名
◎本类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