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雁过留声
特色专题:心理医学心理自助
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
文档类型:心理健康   文档整理时间:2005年5月28日
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
5年神经症蜕变经验, 噩梦已经结束了!
接纳的艺术+正确的方向+正确的体验+耐心+生活+时间=某一天回首神经症的情形就像一场梦
人际心理http://www.gaoyn.com)
。   朋友“上帝”给我们开了个残酷的玩笑,好象是一个忘了收尾的恶作剧,现在我想恶作剧该结束了,
我理解大家那种走投无路,那种彻心彻肺的痛苦.我曾经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神经症患者,因为深深的有感
于蜕变道路的辛酸及复杂的心情,现将我的曲折的心路历程与正在"经受炼狱中的朋友们"做个参考,
一起来摆脱不幸,享受应有的生活!
我的心路历程:我不是个名人,也不是英雄,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心灵经历了7年生不如死
的曲折的成长历程,现在看来,每一个神经质症患者的心灵历程都是我的心路历程,开始时的无奈和
痛苦,长期的挣扎与抗争..............那种辛酸的感觉还历历在目!
籍着论坛这样的机会现谈谈我自己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曾经,我在病魔的折磨下走过了......走过了很多个春,夏,秋,冬,整天都生活在痛苦
,黑暗的阴影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每天简直就象行尸走肉般的生活。我很痛苦,
很彷徨。几乎处在"瘫痪状态"(亲爱的父母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们
我的发病是在六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只是一个高一一年级的学生。小时候的我是一
个胆小,懦弱的人,经常被同学欺负,还有经常被邻居的小朋友也欺负,整天就象个可怜虫
一样。爸爸对我也很生气,骂我没出息,一句教导的话都没有。而妈妈就经常说,咱们算了,
给人骂就骂,骂又不会少了块肉,让他们骂去吧。爸爸从小对我的管教是很严厉的,总希望我
能进人前,不要输给人家,要我拼命刻苦的学习,将来才能有出息,但我始终就是不想学习,
因为我根本就找不到什么动力。在农村家庭,一般都是这样的。每个家庭,每位父母都希望自
己的孩子将来能考上大学,到外面能找到个好的工作。所以从小我就是在爸爸的逼迫下去学习
,考试不及格了,回来就打我,骂我,我都不记得了因为考试不及格回来被打是多少次了,我
妈妈也是一样的,两个人合伙着骂我,打我,然后就举例子,说某某的儿子的学习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你看他们多有出息啊,将来一定能够出息的。就这样,我的小学就是在考试中不及格,
然后回家就被骂,被打中过去的。每次考试对我来说,简直就象是上刀山,下火海般的压力。爸
爸和妈妈做什么事都是谨慎和细微的,不容有一点过错,什么事情都处理得非常的井井有条,而
我也在他们的影响下,养成了一种完美主义,做什么事都做得过分的细心了,我想这就为我以后
的患病埋下了祸根了。
在小学的时候,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天天被人家欺负。那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而
且是被那些小我两岁的孩子欺负。他们每天都四五个人的就围过来,每天都是在下午放学的时候
,每天都要打我。当时,我想跟他们打,又怕他们的哥哥打我,因为他们的哥哥都是我们学校打
架出了名的,所以我非常的害怕和担心。就这样,我天天提心吊胆的过着我的生活,每天都在承
受着压力。六年级的暑假,我整整在家呆了两个月,一步门也不敢走出去的。
后来我上了中学了,小学的事基本上是忘光了。那时的学习来个360度的转变,每天学习达
到了10个钟头左右,成绩突飞猛进的上升,一跑跑到了全年级的前五名,那时的我真的很高兴,整
天生活在温床之中,最后我考上了县重点中学,进了重点班,还当了班长。我的心理面也就再一
给自己压力了,一定要学的最好,因为我是班长。所以我每天就不断的加班加点的学习,但是成绩
不但没有进步,反而是不断的退步了,之后我的压力就越来越大,但是我还是仍然拼命的学,每天早
上四点钟左右就起来了,直到有一天,我彻底的崩溃了。
有一个朋友对我说,我以前欺负的一个人,他现在加入了一个班会,而且那个班会就是我
最怕的那个,也就是以前我常被他们的弟弟欺负的那个。他说我以前欺负的那个人不久之前还用一把
刀砍死过人,我当时一听确实是有点害怕的,怕他来报复我。所以我就在心理面不断的给自己分析原
因,分析他们不 可能来找我麻烦的原因,但是越是这样就越难受,之后,又想了很多种办法,想象如
果遇到了这种情况,我该采取什么措施,假如是另一种情况,我又该怎么办呢?所以整天都得这样去
分析,有时一分析就要有两三个钟头,这样才会感到心安理得。再加上那段时间学习压力很大,所以
我越不去想它,它就越来。之后我就不断的去排斥,跟它战斗,但始终战胜不了自己的心魔,它的力
量太强大了,大的我无法想象。我总是用尽全身心的力量去克制它,但最终还是克制不了。每天晚上
,我就早早的睡了,希望醒来之后就全部都忘记了,但是每天醒来还是这样,而且越来越严重,简直
是在过地狱般的生活。之后,一斗争就是一年了,不但没有改变,精神好象是要崩溃的样子了。整天
就在焦虑之中度过,担心这,担心那,生活得胆战心惊。接下来的都是重复动作了,什么东西都要去
重复做。看书,一句话要看了几十遍,观察景色,一棵树要看好几十次才觉的放心,真的连观察景色
也成了一种累赘了。衣服也要整的整整齐齐,不能有半点灰尘,而且是看了一遍又一遍才放心的。
之后的我,整天一点精神也没有,简直就是懒得动了,好象象死了半个人一样,整天相当的
颓废,没有一点精神,老是躺在床上,二门也不出,总是逃课,好象是世界末日一般,好几次都想过
要自杀。就这样,我被这个病魔整整折磨了五年,那过去的五年我整天都是在做些毫无意义的斗争。
自卑占据了我全部的生命,我不敢与人打交道,很怕生人。在人多的场合,一说话就会紧张
,会颤抖,不敢抬头看女生,一见到女生脸就全部都红了,也不敢跟女生打交道。有一段时间,我自
己在家里自闭,什么人也不敢见,连上街的勇气也没有了,生怕他们会对我造成威胁,我好害怕,好
痛苦啊。整天都生活在自己的阴影里面,不敢走出去面对任何人,看过很多心理医生,但始终没见得
有半点效果,那些心理医生根本就是饭桶,不懂得病人的痛苦和难受,他们根本就感觉不到,只会说
些大道理啊,给你开药啊。(我在开始挣扎阶段,付出了太大的代价,找遍所有的专家,
走遍所有的医院,吃遍所有的药物,大量的金钱付出,家庭的动荡,亲人的痛苦,但是到最后还是身陷
泥潭。)  我真的很对不起我的父母 其实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一定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
直到在去年,我在网上碰到了一个叫韩非的人,他说我这个病能治疗好,而且也不难,
当时我还真的很怀疑的,怀疑他是不是骗子,但是经过后来多次的免费语音聊天和电话沟通,我终于相
信了他,凭的就是他的那股救人的真挚感情,他没有收我的费用.......是他拯救了我,拯救了我的生命。
他给我辅导了一段时间,感觉真的比以前好多了,症状好象要完全蜕变了,但是始终还是会复发,
因为我没有接受彻底的系统心理治疗。韩非本人也是一个有好几年病历的患者,不过他已经完全走出来了
。最后,在他的指导下,我去上海黑溪那里治疗,没想到黑溪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重见光明。
不到半年,我完全走出来了。我想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他们的,我之所以现在能成为一名IT工程师,
靠的全部是他们的功劳,没有他们,我估计我早就自杀死了,已不在人间了。因为,有过这种病的人
都知道,那种折磨简直就是要人的命一样,好象是阎罗王就在召唤着去报道一样,痛苦到极点的感觉。
强迫症及其他的神经症带给人的痛苦是深刻的,当我们向医生或者自己的亲人表述自己的痛苦时候,
他们往往表示不解,一般的想法是又没有什么身体上的器质性病变,就是一些头脑中的想法能有多大
的痛苦呢?常常疑惑或怀疑是不是患者在主观夸大事实。但是包括我自己在内每一个神经症患者相
比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感慨:“我宁愿患上一种能引起肉体极大的痛苦的其他疾病,也不愿意承受强迫
症带给自己带来的难以言喻的痛苦”。“走投无路”“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绝望”等词描绘自己的心境,深深的体验到当自己为了治疗
自己的症状背着家里和学校到处治疗时,回到家看到哭红了眼睛的父母,白了头发的父母,
那种痛苦,无奈,委屈又无奈的心境历历在目。(妈,我对不起你,我一定要出人头地,做个有用的人,
敬业报国!
曾经,有人热心的帮助过我,所以我现在很想跟有患病的人交朋友,(我不是医生,只希望我能为
你们带来希望,分享一下彼此的快乐与痛苦。就算是反过来的一种回报社会的形式吧).
正在黑暗中,荆棘中摸索的患难朋友们,我在这里肯定的对你们说,你们是有希望,而且是一定能好的,因为每一种神经质症的本质都是相同的,只是它的导火线不同而已。你们不要认为你们是世界上独一 无二的,世界上就只有你自己最痛苦,其实比你们惨,比你们痛苦的还有很多人的,而且都在你们的身边,只是你们发觉不到而已。我想在这里把我本人的一些蜕变经验跟大家分享一下。
原 刊:
作 者:陈东生

 
前篇文章:我的社恐,抑郁,强迫症等13年来的根本解决方法
后篇文章:从距离看出你的人际关系
暂时没有评论
网站暂时关闭发表评论功能,适时将重新开放

© Copyright 1997-2017 洪才 沈阳
人际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0010143号